中国财富网

>桐城农商行去年净利滑坡近六成 不良贷款率高达12.25%

桐城农商行去年净利滑坡近六成 不良贷款率高达12.25%

  又一家年报延迟披露的银行终于公布了2018年年度业绩,这次是位于安微省的桐城农商行,该行近日在中国货币网上披露了去年的年报数据。其实早在今年1月份,在中诚信国际对于桐城农商行的跟踪评级报告中,就透露出该行资产质量严重滑坡,经营业绩受损等多方面的信息,但是彼时的评级报告数据是未经审计的。如今该行发布了经过审计的2018年年度报告,这家银行去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记者发现,去年桐城农商行净利滑坡了近六成,去年末的不良贷款率高达12.25%,而拨备覆盖率则跳水至25.18%,只有监管对于拨备覆盖率最低标准要求的1/5。

  去年年末不良贷款率高达12.25%

  事实上,在年报里,桐城农商行并未直接公开拨备覆盖率数据,但是经过《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测算,得知该行在去年年末的拨备覆盖率仅为25.18%。

  截至2018年末,桐城农商行的贷款损失准备余额为4.25亿,较上年同比增长了9.82%;同时,该行的不良贷款余额(次级类贷款、可疑类贷款以及损失类贷款的总和)规模达到了16.88亿,相较于上年同期扩大了12.65亿,剧增近3倍。贷款损失准备和不良贷款余额的比值为25.18%,即该行的拨备覆盖率仅为25.18%,仅仅达到了监管要求的最低标准的五分之一。

  不良贷款余额的陡然增加,加上去年该行的贷款和垫款总额变化并不显著(只增长了13.68%),于是该行的不良贷款率剧烈抬升,到了2018年末,达到了12.25%,远远高于我国商业银行去年年末的不良贷款率(1.89%)。


  至于该行为何不良贷款井喷式增长,中诚信国际在今年1月发布的对于该行二级资本债券的跟踪评级报告中提到,首先,受宏观经济下行影响,当地制造业、批发零售业受到较大冲击,该行部分贷款客户无法按时偿还银行本息,形成不良贷款;其次,受安庆及桐城等地非法集资、担保圈和担保链风险持续暴露影响,当地信用环境受到严重破坏;除此之外,桐城农商银行及其发起设立的部分村镇银行在贷后管理及风险控制方面存在松懈,上述因素使得该行资产质量明显下滑。

  在2018年5月~6月,桐城农商行先后将21.78亿元逾期90天以上贷款调入不良贷款(含表外不良清收处置后剩余的2.61亿元,母公司口径),受此影响不良贷款大幅反弹。但即便该行加大了不良资产清收处置力度,中诚信国际也表示其部分客户风险并未得到实质化解,未来不良反弹压力依然较大。

  也是在这份评级报告中,中诚信国际评级下调了该行的主体信用评级,从A+下调至A,将该行2015年2.7亿元的二级资本债券的信用等级由A下调至A-。


  中诚信国际表示:桐城农商行在民间借贷风波影响下不良大幅攀升、拨备覆盖率严重低于监管要求、盈利及资本相关指标大幅下滑,公司治理机制和风险管理体系有待完善。

  净利润滑坡近六成

  不良大幅攀升导致拨备计提压力大增,桐城农商行的盈利及资本指标也面临着大幅下降的窘境,该行去年的营业收入为6.45亿元,同比增长了21.7%,但是净利润却大幅滑坡了56.52%。

  增收不增利原因何在?究其原因,在于该行的资产减值损失支出的猛增,该行去年的营业支出为5.52亿,较上年同期增长了79.22%,在各项营业支出中,资产减值损失上行最为显著,去年该行的资产减值损失共计3.26亿元,剧增了226%。资产减值损失的剧增直接导致了该行盈利骤降。


  除此之外,桐城农商行的资本指标也堪忧,该行集团口径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资本充足率为5.32%、5.32%和6.78%。较上一年分别下降了3.82、3.82和4.29个百分点,该行母公司口径的资本充足率更加惨淡,分别只有0.23%、0.23%和2.28%,已经严重低于监管划定的资本指标红线。


  资本充足率是银行资本净额和加权风险资产之间的比率,反映了银行稳健经营和抵御风险的能力,根据原银监会在2012年颁布的《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对于非系统重要性银行而言,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资本充足率要在2018年末分别达到7.5%、8.5%和10.5%。

责任编辑:CFBJ 专题:

图说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