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财富网

>监管层“下猛药”整治 剑指金融业四大风险点

监管层“下猛药”整治 剑指金融业四大风险点

2017年注定成为金融业强监管年。在4月2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强调高度重视防控金融风险,加强监管协调。事实上,今年以来,一行三会集体出动,对各领域的风险进行排查整治,同业业务风险、理财业务风险、互联网金融风险、交叉金融风险成为监管整治的重中之重。

  票据案掀同业业务整治风暴

  频发的银行票据案件揭开了同业业务的假面,也引发了同业业务的整治风暴。

  近两年,银行票据风险事件频频发生,多家银行深陷其中。据不完全统计,进入2016年以来,已经曝出的票据事件涉案资金高达103.9亿元。公开资料显示,在今年1月、2月,银监会开出的百余张罚单中,仅票据业务就占两成左右,罚单超过了30张。

  同业业务是指金融机构之间的业务,而同业票据业务是指银行间的票据转贴现业务。今年以来爆发的票据案件大多发生在同业环节。伴随着风险事件不断曝出,票据监管也在逐步趋严。事实上,2016年下半年,银监会就开始对同业票据业务进行重点检查,并点名存在五大问题:违规授权分支机构开展同业业务、分支机构违规对外签署合同、违规保管实物票据、违规开立同业账户、违规进行资金划付。

  今年,监管更是将整治扩大至同业业务领域。4月以来,银监会相继对外发布了《关于银行业风险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关于切实弥补监管短板提升监管效能的通知》等文件,针对十大重点风险领域分类施策,尤其剑指发行量激增的同业存单、规模庞大的委外业务。

  “近年来,同业业务创新活跃、发展较快,有助于商业银行增强主动负债能力、便利流动性管理,也有助于优化金融资源配置、服务实体经济发展,但也存在部分业务发展不规范、信息披露不充分、多层嵌套、规避监管等问题。”银监会相关负责人表示。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郭田勇表示,同业理财的资金怎么用、投到哪些领域,一直缺乏相应监管。此前,银行“用理财买理财”的现象已经引起监管层的重视。

  “飞单”频发引理财业务强监管

  近日,民生银行曝出30亿元“飞单”事件闹得沸沸扬扬。此次风险事件只是揭开了银行理财业务风险的冰山一角。普益标准近日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今年3月份银行理财市场风险指数从2月的69.50点上涨至97.29点,较2016年同期大幅上涨39.9%。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近年来“飞单”案件高发。2014年6月,平安银行上海松江新城支行中两个客户经理销售“飞单”,替外来项目非法集资近亿元;2015年7月,广发银行被曝“飞单”,资金损失达767万元等等。

  针对“飞单”等问题,近期监管部门已明显加强了监管力度。银监会3月30日就向银行下发了《关于开展销售专区“双录”实施情况专项评估检查的通知》(47号文),称为规范银行自有理财及代销业务行为,有效治理误导销售、私售“飞单”等问题,决定对银行销售专区“双录”实施情况开展专项评估检查。

  4月10日,银监会发布的《关于银行业风险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6号文)也指出,严格落实“双录”要求,做到“卖者尽责”基础上的“买者自负”,切实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此外,4月7日,银监会还下发《关于集中开展银行业市场乱象整治工作的通知》(5号文),提出要对包括“飞单”等在内的十大方面、35项银行业存在的金融乱象,进行集中整治。

  在此过程中,监管层也在不断推出新的举措。《意见》提到要对现金贷进行清理整顿。银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透露,现金贷只是作为《意见》重点防控的风险之一,原文为“稳妥推进互联网金融风险治理,要求持续推进网络借贷平台(P2P)风险专项整治,做好校园网贷、”现金贷业务的清理整顿工作。

  互联网金融风险整治进行时

  进入2016年,互联网金融领域就已经开展了全国性的整顿风暴,目前已经到了验收阶段。央行条法司相关负责人表示,从2016年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来看,当前互联网金融领域利用P2P平台非法集资问题突出、网络众筹领域非法集资骗局增多、网络私募基金非法集资活动频发、大宗商品交易市场乱象频现。且互联网金融领域非法集资涉案方“多头在外”躲避监管打击,第三方支付平台存在“跑路”风险。

  事实上,近两年互联网金融成为非法集资案件高发区。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2016年工作回顾中指出,2016年,突出惩治非法集资等涉众型经济犯罪和互联网金融犯罪,起诉集资诈骗等犯罪16406人,北京、上海等地检察机关依法妥善办理“e租宝”“中晋系”等重大案件。

  伴随互联金融专项整治的推进,现金贷高额费率、校园贷“裸条”事件、消费金融多头借贷等风险又不断涌现。

  黄金钱包首席分析师肖磊表示,互联网金融有多种存在形式,目前虽然已经是监管的重中之重,但由于新进企业较多,创新模式日新月异,需要动态式持续监管,未来可能更多的需要从产品形式和资金安全监管方面入手,排查力度会更大。

  合力围剿交叉业务风险

  央行副行长范一飞副行长4月27日在出席“人民币全球城市对话”时指出,中国将继续采取综合措施防范金融风险。

  事实上,一行三会正在合力整治交叉业务风险。据悉,央行牵头、会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正在制定统一的资产管理产品标准规制。

  恒丰银行研究院商业银行研究中心负责人吴琦表示,随着银行与证券、保险、基金等机构合作的深化,跨行业、跨市场、跨机构的资金流动成为常态,资金流向更为隐蔽,风险传染性更大。

  银监会主席郭树清郭树清此前就表示,部分交叉性金融产品跨市场,层层嵌套,底层资产看不见底,最终流向无人知晓。

  在一季度经济金融形势分析会上,郭树清再次强调,针对同业业务,要落实穿透原则。银行业金融机构要建立交叉金融业务监测台账,准确掌握业务规模、业务品种、基础资产性质、风险状况、资本和拨备等相关信息;新开展的同业投资业务不得进行多层嵌套,要根据基础资产性质,准确计量风险,足额计提资本和拨备。

  此外,有分析指出,交叉性金融风险正在从传统金融向新金融领域进一步蔓延。如日前发生的红岭创投等P2P平台、诺亚财富等第三方财富机构踩雷辉山乳业事件。21世纪资本研究院认为,非持牌金融活动所引发交叉性风险,也值得市场和监管者关注。

  “监管收紧只是开始,警惕更全面的协同监管政策落地。”华创债券分析团队指出,整体来看,今年势必成为银行体系的监管大年,过去两年内快速发展的同业链条将面临非常严格的监管,无论是在负债端还是资产端都将出台针对性的监管要求,且直接通过行政化的监管方式进行管理。

责任编辑:CFBJ 专题:

猜你喜欢

 

猜你喜欢

图说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