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财富网

>京津翼一体化启动 河北能得到那些好处?

京津翼一体化启动 河北能得到那些好处?

  河北希望北京能给它点好东西,北京给是给了―我们听说得最多的:一个动批,一个制药厂。

  在北京,很少有人不知道动批。它是动物园服装批发市场的简称,1980年代就存在,主要顾客是学生和低收入者,衣服便宜,款式又多,货源主要来自纺织品大省广东。围绕动批形成了一个产业链条,一万多个摊位可能养活了几十万人。

  假如你看北上广,差不多都有这样的一个地方存在,这不是偶然―大城市在发展的过程中需要外来人口的贡献,动批和简易出租房的存在,让他们得以在这座城市活下去。

  但是,北京决定不要它了。原因是尽管它每年能带来6000万元的税收,可政府治理它附近的交通和环境的管理费要超过1亿元。政府不希望它“带来大量外来人口”,这些人导致“交通拥堵、市容不整、空气污染以及社会治安等问题”。

  河北缺少服务业,迁移的事看上去一拍即合。但问题是在河北重建一个动批,它还是动批吗?人流和商户很难复原。

  另一个要迁过去的是央企新兴际华子公司北京凌云制药厂。北京不想要它的原因在于,它是典型的三高企业―高污染、高耗能、高耗水。为了治理环境,北京计划今年清退300家类似的高污染企业。

  把它搬到河北邯郸武安市去,给员工双倍工资和假期等奖励,也解决不了它是个污染企业的事实。

  河北也在做着同样的事―把自己不想要的重污染工业往外迁,就像当初北京把它们迁到河北一样。 它今年计划迁移123家钢铁、水泥等行业企业。

  问题是,把污染企业移到公共管理能力更弱、环保技术及人才更缺乏的地方去,并不是一件值得乐观的事,可能会让污染扩大。

  提到京津翼一体化,还是存在一个保谁不保谁的思维,按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李晓江的说法:北京天津走了河北的路,河北无路可走。大家都有一个想法:这些不好的东西只要不在我的地盘上就行了―但是,在这样的思维定势下,你们还搞什么协同发展?

  这种老思路,还是在比谁的行政地位高,谁更重要。过去北京就是依靠这种思维聚拢了一切可用资源,导致它们过度集中。

  在河北的新型城镇规划中,一个核心思路是要为北京做好服务,但它为什么要这样做?

  协同发展的目的,不是把哪个城市变为特权中心,而是要去中心化,各自发挥优势,形成一个整体。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跟政府以计划经济的方式主导城镇化有关。按照经济学家周其仁的观点,这是极其危险的。从来没有哪个国家的城镇化是自上而下凭意志来安排的,因为城市是自然形成的,有市场规律在,这个东西不能违背。

  一个最新的趋势是,各地政府正在打造一个地方版的7万亿经济刺激计划,主要投资基础设施建设。先不说上一次4万亿信贷造成的泡沫到现在还没消化完,这次投向基础设施的一个目的,可能是为了吸引人流过去,当然也要打着一个城镇化的旗号―但这是个愚蠢的做法。

  人是流动的,良好的基础设施能在最初吸引外来人口的到来,但他们最终还是向着高收入、更多的机会走,这也是为什么北京上海总是人满为患,马路再宽、地铁再快,没有商业发展机会也不会有人留下。

  京津翼一体化,需要换一种思维来设计。现有的户口、行政级别和管理方式都出现了各种与之相冲突的情况。你可以把北京的汽车限号扩大到京津翼都执行,反过来,也可以把北京的一些特权放大到整个京津翼地区―在外界看来,这倒的确是一个大北京。

责任编辑:CFBJ

猜你喜欢

 

图说财富